相关文章

岳阳黑心商人回收医疗垃圾 140多吨危险碎料去向成谜

  四层倒卖,140多吨危险碎料去向成谜

  黑心商人回收医疗垃圾加工 岳阳中院通报仇某等12人污染环境案

  本报7月25日讯 在多地大肆收购用过的输液袋、注射器等医疗垃圾,在家庭小作坊进行粉碎加工后出售,案发时,现场一次性查获医疗垃圾50吨。今天上午,岳阳中院发布环境资源审判白皮书,其中披露了备受关注的岳阳仇某等人污染环境案。仇某等12人分别被判处一年十个月到三个月不等的徒刑。

  四个层级转手

  胡献是湖北宜昌人,年过六十,在当地做废品回收生意多年。

  几年前,胡献认识了某保洁公司负责人穆经理,该公司承包了宜昌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保洁工作。穆经理把胡献介绍到该医院收废品。医院每个科室的垃圾都是用黑色、黄色两种颜色袋子装着,黑色袋子的废品可以由胡献收走,黄色袋子是医院自己处理。

  “我都是在黑色袋子里面挑出我需要的,比如盐水袋(即输液袋)等,其余的我就不要。”胡献说。

  胡献通过收废品认识了汨罗人葛飞,他是做废品回收生意的。在看到胡献有输液袋后,联系了另一个收废品老板仇某,仇某说要盐水袋,可以每吨2000到2200元的价格回收。葛飞就从胡献处收了不少输液袋,收货时,葛飞看到了里面混杂了一些注射器、棉签等。葛某从多人手中以1700元一吨的价格,先后收购了15吨多的医疗废物卖给仇某。仇某初步加工后再卖给河北人高鹏。法院查明的收购链条中,最多的是四个层级。

  加工卖出:

  140多吨破碎料流向外省

  仇某是汨罗人,今年29岁,跟着父亲做废品回收生意,听说加工“盐水袋”赚钱后,开始收购输液袋。

  仇某在2015年9月认识了高鹏,高鹏的家乡湖北省文安县有全国知名的塑料颗粒市场。高鹏来仇某家参观后,提出要求,只要一次性输液袋的破碎料,货物的价格定在每吨5200元。

  仇某拉来欠他十多万元的邻居霍光入伙,两人合伙雇人开工厂。

  据了解,仇某把医疗废品拖回来以后,工人们把这些医疗废物分类拣放,并将针头拔下来,再将分拣好的输液袋、注射器放入破碎机上依次进行破碎。其中注射器破碎后放在一边,在破碎输液袋时再次少量添加破碎后的注射器破碎料进行破碎。

  几个月的时间里,仇某卖出了140多吨破碎料给高鹏。高鹏转手卖到了河北,赚取每吨400元左右的差价。由于种种原因,执法部门没能查到这些破碎料的最终流向。

  多人受审:

  十二人因污染环境罪获刑

  法院一审认为:仇某、霍光非法收集处置的已使用过的一次性使用注射器、一次性使用输液器、输液袋、医用针头等,经汨罗市环保局认定属于危险废物,认定为“有毒物质”。仇某、霍光、高鹏违反国家规定,处置有毒物质,严重污染环境,其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。其余9人明知他人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,而向其提供危险废物,严重污染环境,其行为亦已构成污染环境罪,且系共同犯罪。仇某等12人分别被判处一年十个月到三个月不等的徒刑。

  ■记者虢灿

  通讯员李艳 许辉

  实习生叶香渝

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